manni1992

台北

行者-BLOGBUS:


曾几何时,来台湾之前,我最向往的是台南的垦丁,而大城市台北则是自己情感最淡的目的地......在我眼里,只有海岛和独特的自然景观才最具吸引力。直到认识台北,这一切需要重新定义了。


游览一座这样经典著名的城市,总想找到一些跟她曾经接触过的记忆。这时候,台湾很多小制作电影一部部在我脑海中浮现:《台北晚九朝五》、《爱情灵药》、《艋舺》、《单车环岛日记》、《九降风》、《盛夏光年》......好多好多,电影本身都蕴含着台湾的各种元素和风情,其独特的亚洲风是大陆不可媲美的。


当然,来台北不能只看市集繁华,昨晚初体验了台北的夜晚,猫空木栅茶园和淡水日落则是我们今天的行程。



西门红楼,算是西门町一个标识性的建筑了,但要上午十点才开门,于是只在门口偷偷张望一下便离开了。



乍一眼看去,西门町的街道很多我们生活中的元素,但拼凑在这里的景象就能让你有一种身处异地的情怀,一切事物瞬间变得新鲜。



昨天晚上领队给大家办理了每人一张悠游卡,有了它,交通什么的一下子变得快捷方便起来,不但可以用来搭乘捷运、公交、便利店消费,就连猫空缆车也是可以用悠游卡的哦。所以我们转眼间从台北的地下隧道就来到了这座城市的最高点,就连101都在我们眼皮下静静地趟过...去到猫空缆车的售票点见到很长的人龙,以为今天这里都被众多游客“占领”了,正要郁闷,才发觉原来这条人龙等待的是“水晶车厢”,也就是全透明的缆车车厢。某人带头毫不犹豫地冲向了普通车厢的通道,结果一个排队的人都没有。


对比国内大陆高昂的缆车费用,全长超过4公里的猫空观光缆车可以说超值到极点了。缆车全程共计6个场站(4个车站、2个转角站)及25处墩座、47支塔柱,全长4.03公里,略呈7字型。单全程才50NT,当然也是可以搭乘某一段,步行观光,设计十分人性化。














我们一行从猫空站出来以后,顺着东南方向沿着蜿蜒的山路边走边欣赏沿途的风景。过了中午时分,我们已经走到了猫空尖山的北面了,此时这里鲜有游人,连吃饭和茶馆都变得稀缺,最终我们在一个山顶靠崖坡叫“天文茶庄”的地方停下歇息用餐。


一开始还以为这家店没有营业,外面看里面空无一人,走进一会才有一中年男子走出来迎客,从我们见他的第一眼到最后告别他都一直在嚼着槟榔,并且时不时露出他已经被槟榔染得红黑红黑的牙齿。出乎我意料的是,这间“天文茶庄”虽然比起国内大陆最多是一间建在山腰上的农家乐,但它所享受的地利是大陆少见的,且那整只老鸡汤满满一大坛,我们每人至少三大碗还剩好多,味道十分可口。可以说,这一顿是我们此行中最完美的午餐,不但气候舒适、食物可口且风景怡人,我们坐在露台的大理石座位边吃边聊都舍不得离开。



吃完午饭,饭意刺激了身体里的懒惰细胞,走了两步众人就决定在车站等候猫空的游览小巴,等了稀里糊涂错过两三趟车好半天才上抵达猫空指南宫站,我们从这一站再坐缆车到山脚动物园,然后快速地从台北的最东南端搭乘一个小时的捷运才抵达台北最西北端的淡水站。一出站,就已经可以看到淡水日落的美景正在上演,而且......这是即将落幕的节奏,所以我们五个都向着西面的海岸线奔跑着,边跑边举着相机,跟狗子队似得来到岸边......













从开始不到一分钟,才按了几张,回过头来太阳就已经“下班”了......相信如果搭乘下一班捷运,我们就见不到日落的一瞬间了。


其实,淡水的美,也才刚刚进入了另一个美丽的阶段,我们就在这岸边的小石凳上拍照、看过路的行人,整整一小时......直到肚子不断敲响警钟我们才离去,往老街走去觅食和购物。




对了,差点忘记还有更精彩的一幕:临离开淡水,我们分开了行动。因为我实在太饿了,早就前胸贴后背,于是决定两人留在淡水吃晚饭,而其他人则先回西门町。也就是这无心之举让我们嚐到了活了三十多年认为最好吃的牛肉火锅(虽然我很土,但不准笑!)......说起那晚实在疯狂又有点惭愧:我们两个人除了将近二十碟各种顶级牛肉,其他的几乎啥也没吃......噢,差点还忘了我第一次吃哈根达斯就是随便吃.....


什么?你问我为什么少在吃方面那么豪爽一把?因为......我们吃的是自助,是味道超棒的自助。


next:IU TaiWan - 8.台中 to End

招手猫

蔡澜:

从前在日本家庭式铺子里看到的招手猫 Maneki Neko,现在外国人已开始拿它来装饰,但对它的认识还是不深。 
我们翻译成「招财猫」,其实只对了一半,举起右手的,才是招财;举起左手的,应该叫「招客猫」。白色的招手猫,是招福气的。黑色的防病痛。金色的招运。不能乱放。 
一放就一直放下去,不管这只猫有多辛苦,也是不对的。 
好的招手猫(如果如愿地招财招客的话),只能放在店里一年。一年之后,拿它去神社或寺里供养,才算对得起它。 
说了那么多,要是各位还搞不清楚的话,下次到日本,白、黑、金各买一只回来好了,不知道应该买举起左手或者举起右手的?很容易,已有双手皆举的猫出售。 
也有一说是自己买自己摆的话,并不很灵,要人家送才好。无端端地请人家送只猫,也太庸俗了吧?还是看到人家有,你再买一只更好更大的和他们交换,比较合理。 
招手猫的造型也分高低,有的样子很凶,看起来就不舒服了。当今艺术家们也不避嫌,大的招手猫。买了一只肥肥胖胖的,笑得眼睛都瞇起来,就很美。 
日本材料和人工都贵,买起一只好看的招手猫并不便宜,但已在大陆制造,市面已有很多贱价的招手猫,十元商店也出售。 
到底只是一件饰物,不能完全迷信它,开店做生意一定要勤劳,守本份,东西做到要好吃,不然放一百只招财招客猫,也没用。 
在银座的寿司柜台中,有一只大型的招手猫,师傅大仓在准备食物时,把帽子戴在猫头上,很可爱,等到客人来时,又把帽子拿来自己戴,猫就少掉那份天真无邪,下次要请大仓先生买多一顶帽子让猫戴着才行。

我的咖啡之旅(二)

mola很懒:

因为是周三的缘故,考虑到大家都在工作不方便打扰,就自己订了房间,先落脚也暂住两天,等到周末了再厚着脸皮搬到别人家中去蹭沙发。


我选择当晚的第一个咖啡之旅的朋友,是我的大学同学SJ。虽然我们的确有两年多没见了,但这个时间长度其实挺鸡肋的,要说太久嘛也不是,最重要的原因是她国庆来杭州参加婚礼,要顺道找我聚聚,偏偏那天我有别的同学要陪同就残忍地拒绝了,于是很想趁这个机会赔不是。还有一点,也是我告诉她的一点就是,我利用“工作之便”去宁波出差见的同学是大学我们铁三角的YYY,我想工作结束后,作为自由身来见铁三角的另一角,也算是一个结束一个开始完成这个三角形吧。


无论是从我本科毕业到去美国读书的一年,还是我读书期间回来的几次假期,亦或是我上一段工作的时候,我们三人都无数次地说要找个城市小聚下,但终因各种原因被搁浅了。想来也是,上班时间的双休日就是睡觉日,有个小长假必定得出去玩,朋友尤其是不在一个城市的朋友,就真正只能活着“朋友圈”里了。那我这一品闲人,就当是个传话筒也好桥梁也好,由我来走动走动,了解下大家的近况,分享下分别那段时光的故事。我有同学在做101次对话,我觉得很棒,但是那种采访的形式太正式,又都是些大人物。我没有这样的资源,那我就和朋友们聊聊天,听听他们的故事,毕竟生活中的大多数还是普通人嘛,谁说普通人就不能记录下平凡的故事了呢。


SJ一直是个纤细的女生,不像鲁豫那样头重脚轻得瘦,SJ这货是从头到脚都瘦得让人咬牙切齿,就是那种吃不怕的瘦,人类的公敌。许久没见,这人说话还是一样地欠扁。“我已经在努力增重了,到现在重了两公斤呢”这是赤裸裸地炫耀吧。


“得了吧,就你这样的身材还剪短发,你知不知道这么小一颗都淹没在人群里了。”这么不起眼会更加找不到对象的好嘛。


“那YYY不也剪了跟我一样的发型你怎么不说她。”这丫还不服了是吧。


“你确定要半YYY出来做比较么?她又不瘦,再说她头本来就大,人群中辨识度很高的。”这么多年了我嘴巴也还是这么损。





好歹上海是她的地盘我也就不抢着跟她付晚饭钱了,但是说好的咖啡还是得我来请,于是我们草率地结束晚餐找咖啡店续摊。大城市有大城市的好,就是这里有琳琅满目的餐厅和咖啡馆,但是太多了也会挑不好。星爸爸跟costa哪儿都有,就没必要来魔都还这么俗了,得找个逼格高一点的,起码要我没去过的。看着商场的楼层导购,我也是随便一指,就去MangosixCoffee。我的脑回路是这样的,导购牌上是中英文一起注明的,比如“Starbuck星巴克”这样,但是唯独这家咖啡店是洋气到不带中文玩的,想必这该是家美国独资配上异国帅小伙儿的咖啡店吧。也奇怪了,我们逛遍了整个楼层都没找到这店,我心里一沉,不会是倒闭了所以拆了中文来不及拆英文吧。问了服务台才知道在另外一幢楼,还好还好,这第一站咖啡行可不要出师不利呢。


看到咖啡店门口硕大的欧巴代言还是有点失落的,全英文的不应该是老美开的么,怎么也得是个欧洲人搞的吧。来都来了尝个鲜吧,我还是一贯的美咖,SJ要了拿铁。事实上我对咖啡是没有研究的,用我们杭州话说就是“牛吃薄荷”,这意思就有点暴殄天物,我根本喝不出咖啡的好坏,甚至都说不出到底合不合口味。这要怎么解释呢,就是咖啡店出售的咖啡在我看来都是高价的,你要我承认高价但是难喝我是打肿脸充胖子不愿意的,所以只要不是家里的速溶咖啡我一概高评价,好喝。







NumberW:

从突然决定的构思,到说去拍,到全p完就花了一天——◇Mashy 2013 Dec 12◆ 我们说着别人不理解的词,悄悄地给朋友起各种外号,分享彼此最隐私的小秘密,议论着各种喜欢不喜欢的男生,有着不约而同讨厌的人,聊过数不清的通宵,约定好很远的未来,去哪都要一起。我想这世界没有一直的青春,但我却有着长久的你。你不是世上的另一个我,你就是我。

NumberW:

「我总是自然而然地望着你离开的方向。」

十二月五日中午时分。

香港。

只差一点点即可以再会面。



shot: 鹤小白